中國時報 2007.08.02 
兩掛學長毒打施虐國中妹慘遭性侵拍裸照
顏玉龍、蔡偉祺/北縣報導

有家歸不得的國中少女「小玲」,一年多前,遭學姊率廿多人圍毆,在光天化日下被強拍裸照;但身心受創的她,不到兩個小時,又被另名學姊帶往一處土地公廟旁,在眾目睽睽下,被綽號「胖子」的學長性侵得逞。

慘遭國中學長、姊凌虐的小玲,留下難以抹去的痛苦回憶,當時就讀國二的她,深怕再度被「堵」到,從桃園轉學到北縣某國中就讀。七月十九日深夜,永和警分局中正橋派出所員警臨檢轄內網咖時,發現她深夜未歸,將她帶回所內,她才娓娓道出這段悲慘過往。

被指抓耙子 蹂躪一小時

記者聯絡被害人轉至北縣就讀的國中,詢問校方後續輔導與追蹤狀況。該校校長表示,並不知道校內有轉學生曾發生過類似事件,還承諾向輔導室瞭解後,會再回覆。但記者晚間再致電,手機已轉入語音信箱,無法取得聯繫。

去年六月廿九日下午四時許,就讀桃園某國中的小玲,因一名學姊不滿她在老師面前當「抓耙子」,相約在內壢火車站後方的莊敬廣場談判。小玲一到場,就被廿多名男女團團圍住,不僅被痛毆一頓,該名學姊還要她脫光衣服,讓眾人以手機強拍下裸照。

小玲說,該名學姊恐嚇她不得張揚,但對方卻將裸照放在網路上,還洗成相片傳閱,不少朋友及同學都表示看過這些照片。

一絲不掛的小玲,被眾人蹂躪一個多小時,但她的悲慘際遇還沒結束。

另夥又施暴 逼演活春宮

小玲拖著受創的身心,逃到附近友人住處並換掉破爛、骯髒的衣服;沒想到,一離開友人住處,綽號「小郭」的學姊,找來「蛋頭」(十七歲,有妨害性自主、強盜等前科,目前在桃園少年輔育院感化中)、「胖子」、「阿宏」、「阿榮」及林姓少年(有竊盜前科)與綽號「梅子」的少女,早已在門口「堵」她,將她押往附近土地公廟旁的草叢。

小玲說,眾人不分清紅皂白,對她拳打腳踢,蛋頭還朝她陰部猛踹,小郭先唆使林姓少年強暴她,但他不願意,小郭則要胖子下手,在眾人面前上演「活春宮」。

小玲說,她原本不認識胖子,慘遭他性侵害得逞後,翌日還在學校遇到,才知道他係國三學長,由於擔心學長姊們再度對她施暴,不但不敢去學校,連家也不敢回。

循畢冊逮惡狼 六人送辦

小玲回想起那天下午接連發生的痛苦往事,還心有餘悸;她說,自從那天起,就非常厭惡別人觸碰她的身體,但害怕學長姊們報復,她也不敢向家人吐露,最後選擇四處流浪,躲在網咖內。

警方帶小玲回母校調閱畢業紀念冊,找到小郭等六名少男、少女。其中,胖子否認有性侵小玲,僅坦承她遭人施暴時有在場,但怕自己遭受牽連,不敢出面制止;不過,其餘五人都指證性侵小玲的就是胖子。永和警分局昨日偵訊後,依妨害性自主罪嫌將涉案六人函送板橋地檢署偵辦。


中國時報 2007.08.02 
校園走樣 上演「控訴」情節
顏玉龍/特稿

校園暴力案件層出不窮,集體性侵或眾人面前上演活春宮案例,近來更常佔據媒體版面,不僅青少年向下沈淪速度令人咋舌,逞凶鬥狠模樣,更勝大人。究竟是教育出了問題,還是整個社會的病態影響我們的下一代?

電影「控訴」描寫女子在酒吧內,遭人當眾強暴,旁觀者竟在一旁鼓譟起鬨,這般劇情,居然在單純的國中小校園上演,大膽行徑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就讀中壢某國中的「小玲」,因向老師舉發同學的不當行為,成為學長姊們的眼中釘,先在眾人面前被強拍裸照,又被另一夥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對著土地公廟上演活春宮,加上傳閱裸照的同學,前前後後至少卅人目睹她的不幸遭遇,卻沒有一人出面制止這一切失控的行為,事後也僅有一名同學向學校舉發,卻又被誤會是謊報。

不可否認,校園霸凌現象有日益嚴重的趨勢。今年三月間,新竹某小學五年級女童遭到國中二年級學長及同學輪番性侵害;去年五月間,台中市某小學五年級女童遭五名同班同學在學校廁所強暴;去年三月間,土城市也爆發九名國中生圍觀學姊遭性侵。這類駭人聽聞且難以置信的案例,真實地在校園上演,犯罪年齡層也往下發展。

學校教育目的在於導正學生偏差行為,但從這些案例之中,似乎看不出學校有發揮功能,連兩性教育也徹底失敗。校園若無法保護孩子的受教權,主其事者若只關心經營關係,小玲的故事,還會繼續發生。唯有正視教育基本面,同時思考如何挽救淪喪的道德觀,才是根本解決之道。

中國時報 2007.08.02 
曾有學生向學校檢舉 反遭訓斥
曹俊漢/桃園報導

桃縣女國中生「小玲」遭同學性侵案,女學生曾經就讀的學校對此感到遺憾,表示當初接獲學生反映,曾要求其母親了解原委,女學生竟回答絕無此事,校方被潑了一盆冷水而作罷。

校方指出,去年六月間,有國一生輾轉告知訓導人員,指稱有女同學疑似遭到性侵,由於被害女生為單親家庭,訓導人員立即透過導師與學生的母親聯繫,希望查明真相,校方一定給予協助、輔導。

不料,該生母親回電時,竟稱女兒再三保證絕無此事,而且懷疑透露訊息的學生,可能是惡意破壞名節。

訓導人員接獲回報後,認為母親查證應屬實,還再次將透露訊息的女學生訓斥一番,當時該學生感到十分委屈,只說「你們大家都不相信我就算了」。

後來,疑似被性侵的學生在國二時轉學至北縣,校方無法再繼續追蹤。不料,兩周前突然有北縣警方與該名女學生到校查訪相關資料,校方才感覺當初似乎是錯怪了透露訊息的學生,如今只要警方需要相關資料,校方一定全力協助。


我今天看到這個新聞時,深深的感覺很恐怖
這個世界和社會都病了,而且病的不輕
因為誤會,學姊可以找很多人來圍毆她,先不論她是否是抓耙子
我只想問,有那麼嚴重嗎?如果她跟老師打小報告,是已經危害到你本身的名譽或生死問題
那你找人圍毆她,我想還有些理由.但如果不是呢!
問題真的有那麼嚴重嗎?嚴重到要圍毆人還要強拍裸照
重要的是,她只是一個國中女生,並不是一個成人
你叫男生來圍毆她,不過分嗎?那些圍毆她的人不會覺得事情不對嗎?
還是或許現在的年輕人都是這樣,只要朋友叫你一起去幹麻,你不問對錯就去了嗎?
或許年輕所以有些事情的對錯不是很清楚,但是有些事情明明對錯如此明顯還會做錯

那就不可原諒

我抱不平的前提下是
那個女生是真的沒有做錯事情,是因為誤會才會發生此事
如果那個女生是自己白目惹到學姊,那她今天發生事情我不會幫她講什麼話

因為我自己也討厭白目的人

現在的國中生或高中生裡
就是有那種所謂白目到極至
讓每個人都想打他的人
不論是男或女
都有

我仍相信這世界是美的
人的心是正面的
所以要譴責暴力
不能縱容他們
這些使用暴力的人存在

絕對不行
暴力不行
也解決不了事情

同一天內發生兩起事件而且都是在自己身上
重點是最後還被性侵
還在大家面前
不能原諒這些人
那個性侵女生的禽獸是後還不承認
實在是太不要臉了
最後"其餘五人都指證性侵小玲的就是胖子"
事情發生後每個人都立刻推卸責任
指認出那個性侵人的禽獸

小孩們不要以為做完壞事後,同伴會因為義氣而不把你抖出來
不要作夢了......這個世界是殘酷的,是現實的
每個人都是這樣,是自私的!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一定要記住啊!尤其是做壞事的同伴
在做壞事時,你們是同伴;被揭發後,你們敵人
每個人無不害怕被定罪,一定要拉人下水呀!
不要傻了,以為這個世界有義氣存在
或許有,但在大部分做壞事的人們心中是不存在的

再來我也覺得奇怪
因為報導中說,因為學姊有把裸照印給大家看
那她的同學都應該知道呀!但她逃到友人的家中換衣服時,友人不會問她嗎?
或許友人不是同學校的,但看她那樣子,是朋友的都應該會問吧?
或許她沒說不說,那我也只能說她真衰

之後有同學向學校報告,但學校向家長詢問,家長說沒事
廢話!被害人都已經那麼害怕了,會那麼輕易的講出來,我看才有鬼吧!
但是學校與家長都怕事,都不向下追究
畢竟事出有因,都有學生報告了,那怎麼可能沒有此事呢?
這時我就想到日劇<生徒諸君>如果世界上有像劇中的老師那樣就好
那樣的熱血,總是把學生的是放在第一位
如果這樣,我想事情也不會拖那麼久,被害人也不會都在外流浪了

這個社會病了
大家都怕事
什麼都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每次看日劇,劇中發生霸凌的現象
我都會慶幸我在台灣而不是在日本
如今或許台灣也快變成這樣了
或許霸凌現象在各國都會存在
只要有國高中的國家就會出現欺負的現象
但是我真的覺得日本是我覺得最誇張的地方
如今台灣的教育如果不再多加改善的話
霸凌現象只會更嚴重,那誰會想在台灣讀書呢?
現在犯罪年齡逐年下降,非常擔心以後的社會會怎樣
現在出現打死父母親的新聞似乎不是非常稀奇的,那以後台灣社會會出現更離譜的新聞呢?

我只是覺得現在的教育非常糟糕
好的很好,糟的很糟
沒有所謂的中間值
只有好學生和壞學生
真不知道學校到底拿來幹麻
也不管學生,就這樣放縱學生
說什麼爛話啊!:學生缴錢來學校,只要不是犯什麼大錯,那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不敢相信啊!這種話說的出口,這樣也佩當教育工作者嗎?
或許就是有這些人在學校,教育才會越來越壞

我希望台灣越來越好
而不是越來越爛
報紙電視的新聞都已經讓我灰心到不想看了
反正怎麼看都是壞消息
都沒有好消息
偶爾有個王建民台灣之光
那又怎樣,台灣本身卻沒有越來越光亮
反而越來越灰暗
我實在是不想再繼續這樣下去了

台灣加油
我相信未來會更好
台灣一定可以走向更好的未來的
我相信
希望大家也一起相信台灣會更好


對於這個新聞我希望能看到後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i9788 的頭像
emi9788

未知

emi97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